喜欢魔道,取关随意。

关于

我想了想831那么恶劣的情况下我们都熬过来了,这次也可以平安过去的👌

怎么说自己瞎瘠薄考完了期末今天回家应该来跟你们说一声——

虽然以我的尿性什么时候更新都很难说

毕竟类卿在我脑子里已经完结了哈哈哈哈

不过自己消失太久还涨了点粉就……就还挺不好意思的(那你倒是更新啊!)

上海这两天下雨。

自己撑着伞去自习室的时候在桥头遇到了一对情侣,男孩子撑着伞,女孩子拿着手机应该是在打游戏,当时雨下的有点大,男孩子把伞往女孩那边倾斜了大半。

和他们擦肩而过,看到男孩子突然伸出手把女孩刘海上的一滴水抹了去……

啊——

有时候就觉得一顶伞一双人超级美好!

大晚上的瞎BB

刚刚在游戏里氪了玩手游以来最大的一笔钱(当然只是手游……别的emmm)

然后上一篇更新应该是2018年最后一次更新惹!

等我考完回来填坑2333

对面那个男人

星际AU  还有作者瞎瘠薄的私设

梗源《再过四年》


“女王陛下对于这次的选举非常地重视,希望各位都能够悉心准备,不要辜负女王陛下的期许……”女王身边的执笔官手中捧着刚刚被传送出来的女王的手稿,看着分坐在室内的各方的候选者,一板一眼地宣读着手稿。

魏无羡坐在会议桌的一边,一手翻着温情刚刚给他准备的材料,一边偷偷用余光瞟着对面的蓝忘机。蓝忘机也是这次选举的候选人之一,坐在他身边的是前年被提拔上来的蓝曦臣上将,也是他的亲哥哥。以蓝家那个“老头子”的性格,这次肯定也是希望蓝忘机能够拿到这个升为上将的机会,到时候在民众看来,蓝家将会是处于一种怎样的荣光之下!...

因为某些原因类卿三先锁了。

有机会放出来,大噶放宽心。

类卿(二十三)

悄悄更一发!


蓝曦臣猛地回头看了金光瑶一眼,后者却避开了他的眼神,直愣愣地看着走廊的另一端,就像刚刚金光善说的一切他似乎没有听见一般。

事实上他也不敢看蓝曦臣那充满询问和疑惑的眼神,虽然这是金光善的意思,但是他却也脱不了关系。

哪有永远的兄弟情,哪有永远的朋友,这个世界不过是利益优先,在利益面前,那点真情又算什么。

“那金家想要如何处理呢?”蓝曦臣也顾不得去深究金光瑶在这中间扮演了什么角色,走上前扶住蓝启仁,问道:“既然金总已经说到这份上了,那晚辈想问问您有什么解决方案呢?”

“哼,要我说——”金光善冷哼一声,道:“你们得把蓝氏的股份给玄羽一部分,以作赔偿;婚期退后,玄羽还得...

类卿(二十二)

小小的一更!


医院的走廊上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坐在手术室外长椅上的蓝忘机和金光瑶都沉默着,直到蓝曦臣走到他们跟前,两人才抬起头来。

“怎么回事?怎么好端端的……”蓝曦臣叹了口气,“玄羽还在手术室?”

“嗯。”蓝忘机闷闷地回答道。

一旁的金光瑶依旧沉默着,蓝曦臣看着他脸色不是很好,于是开口叫了他一声:“阿瑶?没事吧?”

金光瑶抬起头看了蓝曦臣一眼没说话,却只听得身后金光善忽然冷笑:“我小儿子躺在手术室里呢,阿瑶这个哥哥怎么可能没事。”

“……”蓝曦臣转身看了闻讯赶来的金家一家人,竟然不知道如何接话。给他打电话通知这个消息的是金光瑶的助理苏涉,他把前因后果讲了个清楚,从理论上...

世间万物本有情(1)

   抽不到司羿的第二天,想他.jpg

     日常发疯,肝游戏使我快落(还记得你的更新吗??)

    

  

     司羿×降妖师(大理寺)

   遇到那个小姑娘的第一天,是我来到洛阳城的第一天。

   洛阳城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,来这之前我的脑海里好像一直有个声音在这里呼唤着我,那种感觉像极了所谓的命定的主人之呼唤,但是我的主人究竟是谁,我也不知道。

  之后我便循着妖气来到了洛阳城,抓捕一只叫夔牛的小妖怪,按理说他应该安分地躲在深山里...

神都夜行录奇谈1.0

玩游戏玩到昏天暗地……

有没有玩神都的小伙伴鸭!!阔以来找我鸭哈哈哈哈!


大唐降妖司论坛【精】


扒一扒降妖师家里的那对狗男女

#1 天禄大人是也

大概一个多月以前吧,有两个不速之客闯进了本大爷家中,还公然打情骂俏,也不知道路天凌那宝贝徒弟怎么想的,就不能管管这有伤风化的事情吗?

#2 管他头大不头大

楼主平和些,像我一样泡个澡睡一觉,眼不见心不烦……

#3 

其实……楼主说的是风雨CP吧?其实这对CP挺好磕的!

#4 

目测楼主单身。

#5

这是只有单身狗才了解的痛啊,同情.jpg

#6 伞...

1/9

© 居家的小烟意 | Powered by LOFTER